首页 > 文教 > 旅游

临清胡同游|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新晋网红”

临清胡同游|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新晋网红”

来源:聊城晚报发布时间:2021-12-24 10:06:32

001_副本_副本.jpg

  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新晋网红”

  □ 张燕

  这是利玛窦一生中吃得最奢侈的一顿饭。

  1600年,48岁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他的同伴,携带贡品,由南京搭乘运载丝绸的官船,沿运河北上,觐见明朝第十三位皇帝——明神宗朱翊钧。到达临清时,运河钞关主事马堂盛情款待了他们。

  对此次宴会,利玛窦在其所著的《利玛窦中国札记》中写道:“场面富丽堂皇,足以与人们所能想象的最高君主相匹敌。”位于会通河西岸的钞部街,就是421年前马堂盛情款待利玛窦一行的地方。

  钞部街长1000米,因临清运河钞关设立于此而得名。在明宣德四年(1429年)至民国十九年(1930年)的501年里,浩浩荡荡的舟楫如过江之鲫,奔向这里,其繁华堪比《清明上河图》所描绘的场景。

  如今,这条“百年老街”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变化而落寞,反而晋升为一处享誉全国的“网红打卡地”。每年有3万余人,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,到此参观钞关遗址,感受老胡同的风土人情与文化底蕴。

  全国唯一现存的钞关遗址

(晚报胡同游)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(2257425)-20211224083053.jpg

  临清运河钞关遗址 张燕摄

  临清运河钞关占据了钞部街1/3。这是一组占地4万平方米的青灰色建筑群,自运河而西依次为河口正关、阅货厅、“国计民生”坊、关堞、仪门、正堂等。触目所及的恢弘建筑,让利玛窦一行啧啧称赞。

  1429年,明政府在“商贩所聚之地”临清设立运河钞关,旨在对过往运河的船只征税。6年后(宣德十年),擢升其为户部榷税分司,由户部督理关税,下设关前关、南水关、北桥关、德州关、魏家湾关、尖庄关、樊村厂关等7处分关。

  万历二十八年(1600年),利玛窦一行造访临清时,正值钞关繁盛时期。当时,临清运河钞关年征船料商税银8万两,占全国钞关课税额1/4,居崇文门(北京)、河西务(清代移至天津)、淮安、扬州、浒墅(苏州城北)、北新(杭州)等7大运河钞关之首。

  “临清运河钞关的功能,不只是征收税银,还具有验关、阅货、稽查、缉私等职能。它既不完全等同于海关,也不完全等同于税务局,而是二者功能兼具的一个机构。”“临清胡同游”发起人刘英顺说。

  清末,临清运河钞关的命运发生转折。咸丰五年(1855年),黄河在河南铜瓦厢决口,穿运河夺大清河入海。会通河被拦腰冲断,“淤积近百里”。1930年,在会通河断航75年后,临清运河钞关被裁撤。

  在全国7大运河钞关中,临清运河钞关不但是设关最早、闭关最晚、跨时最长、贡献最大的课税衙署,而且是全国唯一现存的钞关遗址。自1429年设立至1930年裁撤,其见证了钞部街的500年芳华。

  一个百年家族的“荣光”

(晚报胡同游)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(2257429)-20211224083100.jpg

  钞部街 张燕 摄

  事实上,钞部街在形成之前已有人居住,只是名字不详。宣德年间,在临清运河钞关设立并被擢升为户部榷税分司后,这条街巷才开始被人们称作“钞部街”。后来,钞部街被拦腰切断,形成前、后关街。

  因靠近运河,交通便利,商贸兴盛,明清时期的钞部街备受达官显贵青睐。明代文学家李东阳在《过鳌头矶》一诗中,用“层楼高栋入青云”“江上帆樯万斛来”14个字形象描绘了钞部街周围的繁华。

  位于前关街56号至92号的冀家,是钞部街首屈一指的世家大族。明洪武二十一年(1388年),山东兖州护卫冀天仪改调平山卫临清千户所,举家由山西平阳府岳阳县迁居临清,并在钞部街购建宅第。

  许是安土重迁,冀家迁入临清后,仿照晋式建筑风格,在钞部街打造了一座占地2万平方米,由南、北、西三座院落450间房舍组成的大院。如今的冀家大院,虽然没了往日的规模,但漫步其中,触摸那些被时光浸染的砖石和门窗,仍能感受到屋主地位的显赫。

  居住在前关街86号的冀国震,是冀家在临清的第24代人。“钞部街出文人,到目前为止,俺家在临清历经633年、29代人,出过68位有功名的人。出生在这样的家族,俺非常自豪。”冀国震骄傲地说。

  冀家的家族史,其实是一部浓缩的钞部街发展史。“革命世家”黑家、“济美酱园”汪家、“富商大贾”谢家,百年来从钞部街“发迹”的世家大族不胜枚举。他们共同见证了这条胡同的“百年荣光”。

  变身“银牌网红打卡地”

(晚报胡同游)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(2257431)-20211224083126.jpg

刘英顺为游客讲解钞关历史 商景豪 摄

  “冷清”是70岁的张忠智对1980年至2012年的钞部街最深刻的印象。“老住户每年都在减少,街上空荡荡的,尤其是到了晚上,根本不敢出门。”张忠智感慨道,1951年他出生在后关街15号。

  1930年,随着临清运河钞关被裁撤,因其而兴盛的钞部街也开始走向衰落。因生活不便,慢慢地,胡同里的老住户搬离这里,一个、二个、三个……直到最后,一条1000米长的百年胡同只剩下1/3的老住户。

  在张忠智的记忆里,钞部街是从2013年开始再次热闹起来的。这一年,为了大运河“申遗”,我市启动临清运河钞关一期修缮工程,使得这条原本走向衰落的百年老街重新散发出生命的“气息”。

(晚报胡同游)钞部街:从“百年老街”到“(2257435)-20211224083046.jpg

钞部街正在修复中的古建筑 张燕 摄

  3年后,临清运河钞关二期修缮工程拉开序幕。这是一次规模更大、标准更高的修缮工程。“原来只修缮了钞关,现在把后关街162号、前关街65号和98号三座老建筑也修缮了。”张忠智介绍。

  流水声,在钞部街转上几圈,兴致来了他还会与游人攀谈几句。这是他的“新生活”,也是钞部街的“新生”。

  不久前,临清运河钞关被评为聊城“银牌网红打卡地”。每年有3万余人,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,到此瞻仰钞关遗址,感受钞部街的风土人情与文化底蕴。钞部街真正由一条“百年老街”变身为“新晋网红”。

【责任编辑:李太斗】